言谢亦邂

上联:雷安不可逆
下联:布安不可拆
横批:上了布伦达!

手绘终于……抛下了我(画圈)画不出安安的好怎么办……

苹果

“还有几天圣诞节?”雷狮少见地关心日子,也少见地把苹果洗干净,递给安迷修。随便抽两张纸巾便擦干了手


安迷修愣了一会儿,试探性的咬下。用牙齿割开果皮的时候,那股原本淡淡的清新味道冲破一个界点开始逐步在嘴里扩散开,逐渐变得浓郁。


很甜,因为是他给的,他是如此想。


雷狮看着安迷修认真嚼着苹果,不禁失笑:“我说你,一个苹果吃成这样,是不是真的傻啊。”


“在下不傻。”咽下口中苹果,安迷修反驳起雷狮。




他们是高中生,不过已经高二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每个同学的第一次见面都在报到的时候,他们坐在学校的礼堂里。偌大的礼堂里面没有隔音棉,空气中充斥着不同噪声,闹哄哄的。位置是随便找一个就坐的,当然,会发生要坐同一个位置的问题。


“这位同学……在下之前就是坐在这里的……”棕色头发的少年挠挠自己的头,一脸尴尬地看着正坐在座位上,还跷起二郎腿的人。


那个少年正用紫色的眸子不屑地盯着安迷修,一开口,口气便十分嚣张:“可是本大爷已经坐在这了,你去找别的座吧。”


安迷修望一圈四周,基本上都坐下了……“咳,可在下找不到座位。”


“哦,那就站着。”雷狮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看着台上匆忙准备的人


在下能说什么好……安迷修扶额叹了一口气,只好站在门口当“门神”了。


后来就更别说了,分到同一个班上,成了一对冤家债主,奇怪的是他们怎么都不会被拆开,导致班上分组,没一个人敢自告奋勇和他们一起,火药味十足。




“恶党把你的手从在下的本子上拿开,在下还要写稿子啊。”


“明明是你的东西占到我的位置了,既然到了我这边,就是我的了。”


“你,”安迷修咬了咬牙,想到不能在教室里打架的班规,“我忍。”


雷狮嘲讽地勾起嘴角打量着面前一肚子窝囊气的人,以前倒没发现,这家伙长得还不错啊……摸着下巴,他开始仔细端详一番:


安迷修自身带有一种温柔的色彩,褐粽的柔软发丝此刻正被窗边照进的阳光照得浮出浅黄的光晕。如森林一般的眸中也绽放着少年特有的生气,皮肤也不错啊……


不自觉地看进去后,雷狮笑着,这家伙还挺有趣的,不如……他一把抓住安迷修的胳膊,然后附上他的耳畔沉声道:“归我了。”


安迷修:???




短暂的回忆在被人搂入怀中的动作打断:“雷狮。”


“干嘛。”依旧是那种傲气十足的眼神,但安迷修有片刻失神:雷狮刚刚,好像一直在温柔着。


“没……今天是?”


“22号,熟悉吗?”


“22号……等等!今天!”


“在一起两周年。”雷狮出乎安迷修意料地温柔地笑起来,撩起他额间的刘海吻上额头,“你的苹果,我能吃吗?”




苹果的味道,是清甜的,而未成熟的苹果才是酸涩的。至于他们,清香将伴随着,一生。



 @雷安jiqing九十分 

偶尔小段


·

他是威士忌,入口便烈喉,羁傲不驯,轻狂两字,辛辣刺激着味蕾,但又不得不令人折服,这是令胆小者退缩的挑战,尖锐锋利


他是香槟,有人开玩笑他不是酒,但他装在酒杯中不仅赏心悦目,味起来也柔和,小酌一番后,喉底也涌出刺辣,很猛


而他们融到了一起……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你当是鸡尾酒还能调啊!浪费




·

凹凸校园大头条!!!

某雷姓老师在听完生物课后,竟妄想嗑钾肥!!!同办公室教员大为震惊,现场无秩序。

 

 

“大……大哥,冷静,清醒点啊”戴着鲜红围巾的少年努力拉住某些神经失常的人。

“卡米尔你别拦我。”头巾舞动着,那雷老师奋力挣扎着,眼中写满了神经质。

“不行大哥,这得三思三思再三思啊!”少年拼命把人拉回到座位上,但他又腾一下站起来。

一旁的犬科动物和有白色拖把头的老师在一旁看热闹。“帕洛斯,你说老大他家是不是有精神病史啊。”拖把头一巴掌呼在后脑勺:“蠢狗闭嘴,看下去就知道了。”说完便重新抱臂,饶有兴趣地继续观望。

办公室门口堵满了看戏的学生,你一句我一句,不一会儿这消息就满校园跑了。

正在认真尽责,为学生们批作业的安老师,听到门外一阵骚动,移到门口,好奇地往对面办公室探出脑袋、眺了一眼,但这一眼,着实是让他瞪目结舌:对面办公室什么情况?雷狮又发疯了?

迅速拨开人群挤了进去:“恶党你又怎么了?!

那戴着星星头巾的老师听到这声音,不由一愣,脱口而出、发自内心的一句话顿时让闹哄哄的群众静寂了:

              “钾肥不是可以长茎吗?”

 

 

系统消息:您的好友安迷修已羞愤交加而下线,临走时顺便踹了您一脚。

 













『我喜欢风,从不悲伤,从不停留。』



风轻拂着,将少年的刘海撩起一点


领子上黑底黄纹的领带也飘起,挠挠少年的下巴


少年眯着叶色浓青的眼睛笑了笑,平躺在了那片草地上


草上似乎还有些露水,晶莹剔透的


风它吹着


背后的森林发出竦竦的声音,


很自然。



另一个少年双手搭在膝上坐着,斜睨躺下的人儿


随手折了一株嫩绿草枝叼在了嘴中


明紫眸子微微敛敛光芒


『我本就是风,无拘无束,无影无踪,无停留;如果有一天我愿意停留,愿意放下自由……那么,我肯定为了一个人』



『那,那个人会是谁呢?一想到恶党你以后要和可爱的小姐在一起,好心疼小姐啊』


轻风将棕发少年吐出的话语和表露的心情送到墨蓝发少年的耳边


少年眯着眼睛迎着风


飒飒爽风


头巾肆意高扬在身后


『本大爷才不会告诉你』


眼中写满了高傲、倔强和轻蔑


反射出的光却透着浓浓的爱恋



少年撇了撇嘴


『搞得好像在下想知道似的,你可要对小姐好一点』


有些话也没倾吐出来,应该是风带走了……吧


眉梢轻挑了挑,脸上露出一副令人琢磨不透的神情


『你见过我对别人好过吗』


眼中错谔,嘴张了张直起身子


『恶党你可别对不起可爱的小姐!』


理着衬衫衣摆和领带,认真地盯着


呵,还强硬起来了


『你还管起我了?你有什么能力和资格管得了我?』


疑问的口气里装着不可否定,凑近也盯住了那双眼睛


手中浮现出了锤子


少年毫不畏惧,异色双剑亮出


『每一次不合就打架,恶党果真是恶党!』


风一下加大了劲,呼地一声巨响,后面的树险些折裂


『瞧瞧,您还不是照样和我打,拦都不拦啊!』


咧咧嘴角笑笑,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挥动锤子


快步后退,双剑护到胸前


『你用敬语怎么怪怪的。』


挑着眉锤头一摆,身边激出电花,大片雷劈下


『挡着干嘛?』


安迷修双剑交叉着生风,制造着空间抵御雷电


两股风相遇,骤然出现漩涡


『安迷修你是不是蠢!守着有什么好的!』


闪到他的面前,雷狮不顾风将头巾高高扬起,挑飞了双剑


骑士一惊,迅速后仰躲过锤身,顺势落地后抬手将双剑引回,


『恶党!在下可没守着!』


压低身形,借着前屈冲刺的速度用力向前,剑尖指着身驱


邪邪地眯着眼睛,笔直站在原地


『那就对了。』


『等等你闪开!』


不可能的


就着他的冲劲抓着手腕拉过来,另一只手搂着腰


就这么印下一吻


风吹着,柔和细腻


如丝绸般,是……甜的





 @3092群主页 









随笔



时间操控着他


滴答,滴答


古老的旧神披着曾经金光灿烂,如今破败不堪的荣光


迈着沉重负担的步奏


在空无的宇宙里开始了漫不经心、毫无目的的游荡



在另一个地方,那个灰袍上沾满油污的齿轮之神


翻看着旧神的遗书


『太阳之下,并无新事』


仅仅八个字


背后,又是什么



长疏一口气,那个墨蓝发的旧神笔直着脊背


和他手中紧握的锤子一样直


竹绿眸子的齿轮之神托着腮,思考起旧神的遗书


『那是什么意思』



晃晃悠悠,不知过了多久时日


罢了,时间对他也不起作用


旧神荡完了一整个宇宙,看遍了每一个角落


人性的扭曲变形


人性的灿烂光辉


人性……又关他何事?


他只是一个被遗忘的旧神,被抛弃的旧神


他荡回了宫殿,那里金碧辉煌,颂歌献给神,新神


『可笑,太可笑了


   下一个,就是他了吧。』


轻摇着头,迈到旁边一幢严丝密缝的建筑前



齿轮之神在埋头研究着


『那封遗书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嘟囔个几句便起身活动


门开了,背光的黑影面孔模糊不清,但凭感觉就可以认定


『你回来了?不是被流放了吗?』


轻笑着歪歪头


『才多久不见就当我是陌生人了?』


……


长久的沉默后,换来的是一个拥抱


『欢迎回来啊,想你了』




——————






『你……还是忘了我吧』


『什么?』


声音飘散在了刚刚还温暖的空气中,弥漫出了冰冷


『不值』


两个字


和着零星碎片


与那八个字一样


不懂


昔日荣光和玻璃无异,破裂时轻脆的响,点碎了心脏


兜帽连衣先是消去,留着头巾末梢飞扬片刻


接着,消失殆尽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微弱的声音响起,嘶哑



·


我想说的是,最后一次见面,好久不见啊,


我,爱你啊













【布安】 静缄·星辰




·



花洒洒出冷水,刺激着神经


我失控了,但也正常。


水珠打湿了头发,从发梢下又滴了下去

紫眸的主人让星辰大海无神

手贴着冰冷的瓷砖

凉,真的,好凉


为什么会失控?是我的脾气暴躁了吗?

绝对是吧……



不记得喝了多少酒了,

对他发脾气了……


自己,好差劲呀,根本不配拥有他


看着自己的手

刚刚,打了他……

那几拳,他一定很疼


泪水淌了下来,愣住了,星辰大海无措了

我,哭了?









·



擦干头发后便趴在床上,

真的没有力气。

嗅着酒店被褥淡淡的消毒味道,一点也不温馨,没有他的味道

微微合了合眼,睁开,朦胧不清


内心开始纠结,我该不该去找他……

我以后不应该喝那么多酒,居然发了酒疯

明明以前醉了也不会如此的

果然因为他没回来吗?

自己是因为生日他没回来而生气的


这样好幼稚啊。

轻笑着,上扬了嘴角


在酒吧里闹了小事也就算了,付点钱解决,虽然草率了点

但他来接自己时…………

我居然……


把脸埋进枕头,许久才抬起头

好渣呀,他好心来接我的……

我去道歉吧,但他,会不理我吧

毕竟,打他这么狠,他肯定生气了


翻了个身,疏了一口气,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晃眼的白光


去吧,就算他洒气打我,忍着吧

起身后却又扑通倒在床上


我该怎么办……

我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应该在家吧……


第一次在两人关系之间用了“应该”

一个不确定的词


他们总是在对方能看到的地方活动

工作的地方,那落地窗一眼就能看到


除非不便,不然,不可能不确定


所以,想了这么多,还是先找到他最要紧



不知道什么时候,分开久一点便想念,见不到便要抓狂


一点儿也不像自己,不过,


也挺好的


自嘲似的勾勾嘴角,眼底却含着笑意。



从小到大,从没落泪过的自己就那么泪眼朦胧了


只是因为亲手打了心爱之人


已经变了,不知不觉中,善感起来……


以前的自己在这时候会怎么做?



不想管啦,真烦,我先去找他才要紧,


翻身活动一下,看着自己身上松垮的白浴袍,


还是先找体面的衣服吧,省得到时候又跟老妈子似的,担心这担心那。



把车停回那个熟悉的位置,三步并两步迈着楼梯上了楼


410……513……750……923!


和自己生日一样的门牌号码是他废尽心思找的


喘着粗气,咳嗽一声,看向眼前熟悉的门


安迷修,你会在这里吗?


翻出钥匙,一个棕发青年的小头像挂件叮当作响


打开了门……


空空如也


海洋呆滞,他,不在这……


不对啊,他不可能不在这……


果然啊……这回,应该是把一只温顺兔子惹毛了……



嘴角那一抹苦笑怎么也化不开,眼中只有自责、无助和沮丧


外表已经那样了,何况内心呢


安迷修,你跑哪儿去了?



走了很多个地方:最先闹事的酒吧,黑色长发、有着蓝瞳的女生笑一笑,摇摇头:“他不在。”


略喘地又冲到和他说过的咖啡厅,金发少年兴致勃勃地说:“安哥啊,他刚走诶!”


心跳是不是停了?不然,为什么会胸闷?为什么,呼吸困难了……


手无力垂在两侧,张张口,觉察到喉咙干涩,但还是说着:


“谢谢啊金,我知道了。”


垂眸望了会儿玻璃地板下的鲜花绿植,微黄的光滑在叶子上,仿佛天赐恩宠


我喜欢绿色……

是因为他的眼睛吗?


转身向后,也许,我要问问雷鸣了



同是墨蓝色头发的兄弟俩对视着,不需言语,少年扶了扶帽子,蓝眸中是了然的神情:


“大哥,安迷修……”


银河沮丧,安迷修这三个字啊,我,为什么听着,有些……


“大哥。”


与少年不符的沉稳语调拉回了思绪


闷闷地回了一声表示自己的困惑:“嗯?”


“你还记得安哥他印象最深而你们一同去过的地方吗?”


什么啊,这个,思绪又被自己的走神推远。


“酒吧、咖啡厅,我跟他提过的地方都跑了,工作的地方我也问了,还有……”


咬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未知的光芒,声音愈小


“大哥你不想说就别说了,你还记得,你喜欢什么吗?”


雷鸣将自己的围巾往下拉拉,里面有点闷了


“突然问这个?我喜欢的……”


垂头思量半天


“等等那个地方!”


“大哥你总算想到了。”


“雷鸣……”


“嗯?”


“谢了……”


“啊,大哥的事,我应该的。”



看了看时间,还好,那地方不远,时间还够




一脚油门踩到底,汽车飞驰着,只留给路人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影子


我见到他应该干嘛?


对了道歉,道歉……


第一次觉得自己词穷,竟组织不出那简单的话语。



落日余晖洒在海洋上


望着那景象,好怀念啊


头巾末梢被海风带走,高扬起来


听到身后传来脚踩在沙上的声音


转过身子,星辰撞上湖泊: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里吗?”


棕发的青年卷了卷留长了的刘海:


“不……不知道。”


正对着人,一步步靠近,勾起嘴角微笑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啊。”


拉过不知所措的人,托着后颈吻了上去







·


骄阳烈日,喝个冰可乐在海边散步也不错


闲,假期里真的好闲


无所事事


但那天我,有事了


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个棕色头发的家伙也真好玩


看着那些女的在傻笑


有意思


我走了过去,说了一句:


“请问,您在傻笑什么呢?”


这家伙脸就突然红了:


“没,没,在下是想保护小姐的!”


嗤,在下?


“我在问你傻笑什么?”


语气有些较真,我坐在他的旁边


他拿书遮着脸,我又笑了笑,这还真有趣


“在……在下没傻笑……”


“我叫布伦达,我想,认识一下你。”


“嗯……在下叫安迷修。”



视线撞到了一起,两人的手,不自觉地握在一起


那年,我16,他17

















Happy birthday,Brenda





有人说,



是皇子。


注定要辛苦着,


磨练意志。



戎马一生的骑士,


漂游四处的海盗,


他们不约而同地笑笑。



是的


他是个皇子。


他手中,


捧的是绝对公正的天枰,


他言语中,


是不可抗拒的气势,


他举止姿态,


是至高至上的优雅,


他的发中、衣饰中,


透着不羁。


那双


装着整个国家


和一个挚爱的


明辨是非的星辰银河,


是独一无二的



王,威严神武,


绝对公正让罪证确凿,


亲审着每一个犯人,


无一疑案。



王,又柔情似水,


摘一朵芬芳馥郁的玫瑰,


并不理睬被刺刺痛的手指,


露出,并非出于宫廷礼仪的微笑,


开了口,吐出一段,让人听了便脸红心跳的言语



王,十分完美,


但,也有遗憾,


世上不会有完美的人儿吧?



王,他的绝对公正


由谁定?


王,他的脾气暴躁


拦不住。


王,他的星辰大海


迷惑过?


王,他的虚拟面具


未曾摘下。



他被自己所讨厌的繁琐礼仪的无形铁链约束着,


只当一个什么都优异的王,


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为什么没有反抗?



王,他说他出去历练。


他成为了海上的霸主,


那个国家


少了个公正的王。


而世界上


多了个公正的海盗。



他是个海盗了,


却没有烧杀抢夺过。


这种海盗,


会不会可笑?



王自己也会分不清


哪个才是自己?


是海盗吗?


不知道


是皇子吗?


不知道



但是啊,


那个与他相似的海盗


那个愿追随他一生的骑士


开口说道:


他们都是你,


不同的你。


不需要怀疑,


不必在意。


你,就是你。



王笑着:


这话好像有点道理。







所以啊


生日快乐,布伦达


你就是那个在我们心中


永远完美的王。



绝对是


最完美的。






意将万里倾衡霍:

捞捞x

码:

意将万里倾衡霍:

《京武有霍》雷安个人志二宣

#预售链接:传送门

 

#预售时间:8.11号20:00--9.15号

 

收录篇目:
《九号房间》番外
《他的名字叫安迷修》
《占有》
《书中人》
《成瘾》【未公开/R18/总裁x高中生】

 

文手: @ 意将万里倾衡霍 

主催: @ 依晨 

封面:  @ Lord Chasel  夏佐伯爵 

宣图:   @ 冰镇橙汁🍊 

内插: @ 无神论者 

G图: @ 无神论者    @ 奏起  @ 終夜  @ 雲_久JeeNe

G文: @ 四季奶粉  @ 冰镇橙汁🍊 

特典 @ 葵花籽 

排版: @ ZandS

校对: @ 谶纬w

 

#转发抽奖#从转载里抽两位赠送本子+特典

#cp sp#8.25-8.26的cpsp场贩,特典前十

 

可在评论区咨询其他事项

【请用力夸我!!!!终于弄出来了!!! 

【雷安】抓住你



1.OOC有

2.此文大纲出自我和@鸠辞 的语C,写起来轻松哒(你)
鸠太好了!夸鸠!


准备——走起!












·


“安警官,发呆了?那我先走了?后会无期。”

比了个中指,吐吐舌头,一身黑衣在夜晚并不明显,但紫晶的眸子让人过目难忘


“话可别说死了,在下迟早把你抓住。”

棕发青年眼角一抽,叶色眸子眯了眯

真想直接扔石头把他砸死


“放弃我吧,你抓不到的。”

对方挑衅似的慢慢走近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握紧了警棍,警惕地观察着雷狮的一举一动

“捉拿你归案是在下的职责,恶党,你还是不要反抗来得好一些。”


雷狮突然走近两步

“警察叔叔,我杀的那些都是该死之人,他们活该!”


对方变了个腔调的回复让安迷修头皮发麻,直犯恶心

“雷狮……如果你还知道在下是个警察,请你赶快和我归案!”


雷狮嚣张地扮着鬼脸,转身准备走

安迷修撇了撇嘴,思考着待会儿如何敲晕人带回去

就这么一个松懈的时间

“安警官,你的枪归我喽。”

什么时候已经到我的后面了?!真是太失策了!


冰冷的枪口对着安迷修,雷狮勾了勾嘴角

“安警官,你被逮捕了。”


安迷修的眸子平静下来

“恶党,你知道在下的枪里是不会装子弹的。”


雷狮沉默地看着对方,又笑出声来

“警官先生,你以为我不带子弹的?”

抬手向旁边开了一枪,枪声响彻昏暗的街道


“雷狮你疯了?!”

安迷修咬牙迅速环顾四周,他知道,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自己便失策了,这一枪会引来多少人他不介意,但重要的是,这证明他出不去了


“我没有疯,我本来就这样。”

雷狮摊手耸了耸肩,眼中透着无所谓

“别分心了,让我猜猜,有多少人会来围观?”


安迷修看着那双星辰大海

“即使是你也不一定能出去,你知道黑白两道有多少人盯着你的人头吗!”

厉声喊着,手上拿出烟雾弹迅速拔销扔了出去


“我?我肯定能出去,我知道他们盯着我不放。”

靠着电线杆,歪歪头回答道

“你放了个什么?”

看着开始弥漫的烟雾,雷狮皱了皱眉


“黑市淘到的宝贝,行了别说风凉话了,快过来。”

安迷修一把抓过雷狮的手,拉着他向巷子里跑

“啧,麻烦。”

被拉着的人皱了皱眉头,进了小巷





喘着气,安迷修观察着烟雾出的动静,确认安全后,从雷狮手中抢过了枪,咔嗒几下,把子弹卸了。

长疏了一口气

“在下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脑袋的价值。”


“……我脑袋的价值?”

雷狮凑近着,轻笑

“我脑袋可没什么价值,在我看来,天天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活着,能有什么价值。”


安迷修把枪别回腰间,直直地对上那边星辰大海

“如果你死了,在下会第一个手刃了那个人。”

撇了撇嘴,转身准备走出巷弄


“有点意思……你把我看得很重啊。”

雷狮拦住安迷修,紫眸盯着人

“难不成,你对我有意思?”


安迷修笑了笑

“别自作多情了,你死了的话在下的奖金可就全泡汤了。”

移开视线试图绕过他


雷狮一脚踏在墙上,挡着年轻警长

“安警官,我可不记得你很在乎钱的。”


叶青眸子闪烁了一下,安迷修一时语塞

他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抱臂,调整着自己的表情

“你难不成要袭警?!”


“不不不,我不可能在你面前袭击你,胜算并不大。”

雷狮摇了摇手指,抬手看表

“药效差不多到了。”


药效?什么药效?


“恶党你做…………”

指尖开始麻木才后知后觉被下了药

冷汗浸湿了衬衫,昏倒前,留在记忆中的,只有雷狮那张充满戏谑的笑脸


“到手了。”

扛起人,扔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的车




TBC






·由于接下来是车我就分开发了,想不到啊,清水写手也飙起车了(看天

·各位留下点建议呗,毕竟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的,我也想有点长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