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邂

一只雷安党,一个天天喊着一生推然后就被好友洞悉的人……

关于接下来要发的文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咳咳咳咳,我就是爱作死,挖了两个坑后,又来挖一个了,放心,之前的坑肯定填,但我现在,更想写这个梗:


失语症——得病的人会一点一点失去声音,因为某种病毒。

这病毒只会在暗恋某人的人上复制,但如果不喜欢那个人,或者后来两情相悦时,病毒将无法再复制。
得病的人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让自己去确认或者去表白,不然时间一过,失语患者将永远地死去……



(此症状参考花吐症,至于想出的人吗……@烁铱 
应该和你想的差不多吧,有出差的话评论留一下)

【雷安】 没有题目的短坑


[04]


之后的那几周里,安迷修真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一脚把那只恶魔踢走。

“安迷修,你每次穿这么多衣服,不烦吗?”
“安迷修,你身上的伤疤好丑啊,但蛮配你的,因为都丑。”
“安这修你个傻子,人叫人干嘛你就干嘛,为什么要那么听话呀,白痴。”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一口一个安迷修,说到好脾气的安迷修都心烦了。

“我说你,能不能闭一次嘴呀,干嘛老是叫在下的名字啊!”

“……”

“我乐意,你管我~”

头上的十字架以几何级数上增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安迷修,不能把事情闹大……

“嘛,如果你烦我那是当然的,但你想让我离开的话,就得答应我说的那个。”

“想都别想了,在下宁愿被你烦也不会去答应的!”

“切,无趣,那我就只好继续了。”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俢,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好了,更烦了……

安迷修觉得身边这就是一个魔鬼,对,他本来就是个恶魔!唉,只好感叹自己命不好了……




在第三支法杖被捏爆后,安迷修也是炸毛了。

拍桌而起,“乓”的一声,在座的天使都惊呆了:什么情况?好脾气的大天使长居然气到差点把桌子拍碎的地步,这可是大理石台面啊!

“对不起,在下先告退一下。”安迷修含歉地笑了笑。

天使们呆呆地点了点头:天,大天使长冷静啊。

安迷修几乎是一瞬间就跑出去了,看看周围没有人才大吼了一句:

“你给我出来!”

“哟,大天使长迫不及待地把我叫出来所谓何事啊?”

雷狮双手抱臂,慢慢地现出了上身

“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闭嘴啊!我求你了,闭嘴吧,好歹在会议结束之前,消停一会儿,行吗?”

安迷修难得这么自毁形象:头发因为烦躁地揉过而凌乱,碧绿的眸子充斥着不耐烦,两手紧紧地握着,皮肤惨白

雷狮右手捏着自己的下巴,端详着面前人,勾起了嘴角

“好,我闭嘴,至少现在我不吵了。”

举起双手表示投降,身影渐渐消失在空气中

安迷修努力平缓住自己刚刚大吼过而急促的呼吸,呼出了一口气:终于,不烦了,不过这家伙有那么容易退步吗?不管了,留个心眼注意着他就行了……

理理衣摆,捋好发型,重新推开那扇门

“好了,我们继续吧……”



然而,在靠大厅处的拐角,一道身影迅速消失不见了……
















·这篇的安哥是真的OOC严重了……(捂脸)
不过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不分昼夜在你耳畔念叨着你的名字,要是没有烦躁的话,只能说明,佛系脾气啊。
·OOC果然是我的一大毛病啊,看看能不能改掉吧!



摸了板……还得改一下……反正已经废了

唔……似点图……丑了……我试试能不能用水彩画……
@梨萌鱼QAQ 

【是那篇坑】 雷安 (名字什么的,以后啦)

安迷修吓了一跳,一把推开在身旁的雷狮:“没事,什么事也没有,我……我只是做了个噩梦。”

“哦,那您也早些休息,明天还要训练战队呢。”
“好的,巡逻辛苦了,走吧。”

听到巡逻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时,安迷修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么紧张的吗?”

看着雷狮一脸调侃的样子,安迷修扶额感叹道:

“你懂什么?在下身为大天使长,要以身作则,恶魔到了大天使房间,唉,我冤死的要……
“话说,你干嘛找我?”

安迷修喝了口水,问道。

雷狮托着腮帮,轻笑道:

“你……想不想到地狱去当王啊?”

“噗——”

安迷修口中的水全喷出来了,他用手胡乱一擦,双眼瞪圆望向雷狮

“你,你说什么?!”

“你这天使也真好玩。我问你,当不当王!”

雷狮望着那双碧瞳,那瞳孔微微地颤抖

真好看,可惜就是没有其他的表情了,木头脑袋!

“等等等等,让在下缓一下,你说,让在下到地狱去统治恶魔?”

安迷修嘴唇因为惊讶而不停地微抖着

“没错。”

“在下不去。”

安迷修果断拒绝,爬回被窝准备入睡

“为什么!这天堂那么无聊,那么没劲,还有那么多烦人的工作,哪好了呀!!走了!带你吃香喝辣!比这破地方好一千倍!一万倍!”

雷狮抓起安迷修便准备出去

“在下说了不去便不会去!!地狱与天堂是相反的!在下是不可能去地狱!更别说去统治什么恶魔了!”

安迷修微火了,眉头一皱,一把打开雷狮的手

“嘁,顽固的家伙,我告诉你,你,总有一天会答应我的这个问题的!”

“不可能的事!在下作为大天使长一秒,就不会答应这种东西一秒!”

雷狮勾起嘴角,恶魔的翅膀张开,他最后说出一句话:




“好,那我就等着,等到你坚持不下去的那天,你会来找我的。”

低声吐息在天使耳畔,迎上的,是那双永远果敢、坚定、正义的眼睛。

“走了,小天使~”

安迷修打了个寒颤

“你别那么恶心地叫我!”

可没人在听,恶魔翅膀卷起的风吹动着雪白的窗帘,也吹拂着安迷修的羽丝

羽绒片片,羽毛翩翩

在安迷修耳中,只有那句话在回荡

“走了,小天使~”




该死,那个恶党!差一点点,还好就差那么一点点……
可为什么,有点失落呢?

安迷修捂着心口,刚刚,是激动的心跳吗?

不懂,安迷修想着,实在是不懂……














·是不是特别短!我是不是特别垃圾!
·啊——哪位仁兄给个评论呀,不然我心慌啊,不知道有哪里不好要改啊——(哪儿都不好……

开头安哥OOC好严重啊.jpg 【注意,这是车的开头!】

酒吧黄晕的灯光

配上各色的酒杯

有着晃眼的错觉

棕发的青年趴在吧台上,是如此想

他拿着一瓶高酒精度的伏特加

猛得抬头一灌

灌完低下了头

碧波似的眼瞳已不再空灵、清澈

呢喃着细语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

为什么要甩了我

我是有哪里做的不好吗

你和我说呀……”

疲倦地合了合眼,又睁开

把头沉入臂弯

亚麻色的头发软软地搭在衣䄂上

隐约觉得有人坐在了自己对面

慢慢地抬起头,对上的,是一双星辰大海

“喂,你……被甩了吧!”

这陈述句刺痛了刚刚柔软的心

“你才被甩了呢!你全家都被甩了!”

才说完这句话,脸就被扯向两边

“小兔崽子,你雷狮爸爸要甩也是甩别人,可能被甩吗?”

自已为是的语气让安迷修窝火了

脸,瞬间变了样。

雷狮看着安迷修变了的脸,突然笑了

“不服?行,比一场,输了我就让你甩一次!”

安迷修眼中浮出了光,那光闪了两下,随后又暗了下来

用力推开雷狮的手

“在下……在下不和你这恶党打!”

雷狮心里十分惊讶,随后嗤笑了一声

“哼,你不会……是怕了吧……”

惊得微晃了一下,安迷修立刻反驳道

“在下作为骑士,不畏强暴!怎么会怕你这区区恶党!

说吧!去哪儿打?!”

“哟,不错嘛。地点的话……我家,我家好了,那有地下室,
宽敞。”

“好!那走!”

安迷修眼中明亮的光重新闪起,他拍桌站起,径直走到门口

回头看着雷狮,笑着

“愣什么啊?快走呀。对了,我叫安迷修。”

雷狮这回是真愣住了,因为,他眼中的情景:

安迷修根本就不知道吧,酒吧昏黄的暧光有多么适合他

他的转身,使缕缕温光洒在他的身上与脸上,这,本就迷人

接下来那一笑,便使雷狮有了错觉:天使,是来了吗?

碧目微弯,嘴角翘起,整个面庞都温柔起来,和善,亲近

雷狮回过神来,勾起嘴角,邪笑了

“这么迫不及待呀,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走吧。”

起身走到安迷修身旁,拍了拍肩

“做好准备啊……”

“放心,我绝对会赢。”





傻子,我让你做的,可不是这准备呀

真想看看,你,还有什么表情呢……


我发现了什么?!粉丝整十过一了!
咳咳,我的某位好友还劝我开车呢,现在要真开了……
是不是很傻,我。
好了不说了,各位小粉丝,想看我看什么车呢?评论或私信哟~
PS:冰响,我就算开车也不会忘了换粮的,发四
@

【继续辣眼】雷安 (这标题我是真的不知道呀)

[02]

恶魔的集市永远是煦煦攘攘的,他们总是会讨论在他们上面的上面那些“八卦”

“你听说了吗?”“听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嗯,告诉我呗。”

他们总是用这几句句子,探出了许多新鲜的事情。

“切。”披着黑色斗篷的青年不屑了一声,“无聊,现在的地狱都这副德行吗?!”

他紫色的眼睛绽出轻蔑的光,那星辰大海里装满了鄙夷。理了理衣服,这时,一句话飘到他的耳畔

“知不知道,那天堂上出了一个神的下一任耶。”

下一任?那个家伙也会有下一任?

青年一个箭步冲到那人的面前,一把揪住领子:“你说的那个家伙是谁?!”人估计是被吓了一跳,磕磕跘跘地道出了所了解到的。 青年这才松开手:“安迷修?有点儿意思,看来,我可以去会会他了……”

沉思了一会儿,青年勾起了嘴角,这下好玩了……






“喂喂,鶸,醒醒,给本大爷起来!”

唔,是谁呀。安迷修不情不愿地微微睁开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挠挠凌乱的头发,口齿不清地嘟囔着:“谁呀,不知道人睡觉不能吵醒的吗?长不高怎么办?”

可等安迷修清了清嗓子,缓缓神过后……

“恶魔怎么在我这?!”

“嘘,小声点!你是个傻子吗?!我被发现了,你也要完!串通恶魔,到时候你可顶着这罪名!”恶魔捂住安迷修的嘴,凑近降低声音说道。安迷修这时发现,虽然背着光有点看不清,但这个恶魔长得还挺好看的,眼睛也是自己喜欢的紫色……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大天使长房间里有一只恶魔,这怎么都会被腹诽的吧!不管这恶魔是不是他叫来。

“不想发现你就走呀!干嘛要在我这儿!”说着安迷修便准备把恶魔赶出门外。

“踢踏,踢踏”脚步声道破了走廊上本应有沉静,“大天使长?怎么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短?就问一句是不是?!(你还理直气壮了!
·高人指点,拜托

【作死】雷安 (标题什么的,下一次,下一次肯定想)

[辣鸡开头]
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声,动摇了整个山谷。“够了!”深厚
的男音喊道,“你无恶不做!是时候封印你了!”…………短暂的沉默后,一个声音轻蔑地响起:“就你?还不够本吧!?用你那聪明的脑袋想想,封印我,可是要命的!”“命?在打算封印你的时候,命,就已经不重要了!”青年身着白色长衫,飞动的衣摆上,有着不易察觉的精致花纹,头发也是纯白的,被风吹动,那决心已经下定,“好,你既然命都不想留着,那我就让你封印。”那么轻易?青年抓紧这机会,加快封印的速度,终于,封印完成了。青年长舒了一口气,“扑通”一下倒在地上,精疲力竭般地靠在一方残墟上,纯白的衣服上,有着触目惊心的血迹,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在放松下来的这一刻,一缕黑烟从那璀璨的封印中,悄然无声地,飘走了……



[01]
时隔几百年,当时的青年已一跃成神,而他所建设的城市,在如今,被称为,“天堂”
洁白的大厅,梁柱上,都有着灿烂的颂文,它们夺目的光芒,散发着圣洁的力量。在歌颂池旁,一队排得整齐的精灵以空灵的声音唱着悠扬的赞歌,“啪”,一个声音打断了这美好,一对素琢的手拾起造出这声音的“祸首”:一本厚厚的书。“太感谢了,实在是太感谢了!”一个金色卷发,面容姣好的女孩不停地点头感谢。“没事,这是在下的职责。”棕发的青年笑了笑,弯起如湖泊般、清澈的双眼,那里面,是神圣的光芒。待他走远后,那个女孩悄悄地问身边的天使:“大天使长长得那么好看,待人那么和善,为什么大家都不太亲近他呢?”那个被问的天使弹了一下女孩的脑门:“你是不是傻呀,新来的吧?我告诉你,你可别给我忘了,大天使长他……”
大天使长安迷修,出世时,有着与神一样的预兆:仙乐飘渺,那半枯竭的池水充盈起来,世上万物复苏,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天使们都认为,安迷修一定是神的下一任,但是,又有现象否定了这一结论:运古魔兽的封印松动,并开始躁动,就好像,要冲破这条戒线。虽然几任长老已加封了好几次,但,并无任何作用。天使们对安迷修的印象便变成了:是神,也是魔,他在两者之间徘徊,随时可能成为强力的“队长”,也随时可能成为强劲的“对手”。安迷修被封为大天使长,也是神的旨意,这又让其他天使加了一层嫉妒的色彩,不过表面上虽看不出来,但大家都远离着他,只不过安迷修,丝毫不知。





·各位,我来放文毒了,是不是特别烂呀?有建议的话,可以在评论或私信我说出哦。(拜托拜托,一定有建议就给啊)
·这篇可能是中短篇,(没错,我有一段时间要毒你们了
·最后,请多多关照,多多指教。(鞠躬

黑雷。
唔……是和夜邂聊天时画的,果然……出事故(画废了)原谅我是个色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