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邂

一只雷安党、布安党,不可拆,不可逆!高举大旗,我有CP洁癖!!!

意将万里倾衡霍:

捞捞x

码:

意将万里倾衡霍:

《京武有霍》雷安个人志二宣

#预售链接:传送门

 

#预售时间:8.11号20:00--9.15号

 

收录篇目:
《九号房间》番外
《他的名字叫安迷修》
《占有》
《书中人》
《成瘾》【未公开/R18/总裁x高中生】

 

文手: @ 意将万里倾衡霍 

主催: @ 依晨 

封面:  @ Lord Chasel  夏佐伯爵 

宣图:   @ 冰镇橙汁🍊 

内插: @ 无神论者 

G图: @ 无神论者    @ 奏起  @ 終夜  @ 雲_久JeeNe

G文: @ 四季奶粉  @ 冰镇橙汁🍊 

特典 @ 葵花籽 

排版: @ ZandS

校对: @ 谶纬w

 

#转发抽奖#从转载里抽两位赠送本子+特典

#cp sp#8.25-8.26的cpsp场贩,特典前十

 

可在评论区咨询其他事项

【请用力夸我!!!!终于弄出来了!!! 

【雷安】抓住你



1.OOC有

2.此文大纲出自我和@鸠辞 的语C,写起来轻松哒(你)
鸠太好了!夸鸠!


准备——走起!












·


“安警官,发呆了?那我先走了?后会无期。”

比了个中指,吐吐舌头,一身黑衣在夜晚并不明显,但紫晶的眸子让人过目难忘


“话可别说死了,在下迟早把你抓住。”

棕发青年眼角一抽,叶色眸子眯了眯

真想直接扔石头把他砸死


“放弃我吧,你抓不到的。”

对方挑衅似的慢慢走近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握紧了警棍,警惕地观察着雷狮的一举一动

“捉拿你归案是在下的职责,恶党,你还是不要反抗来得好一些。”


雷狮突然走近两步

“警察叔叔,我杀的那些都是该死之人,他们活该!”


对方变了个腔调的回复让安迷修头皮发麻,直犯恶心

“雷狮……如果你还知道在下是个警察,请你赶快和我归案!”


雷狮嚣张地扮着鬼脸,转身准备走

安迷修撇了撇嘴,思考着待会儿如何敲晕人带回去

就这么一个松懈的时间

“安警官,你的枪归我喽。”

什么时候已经到我的后面了?!真是太失策了!


冰冷的枪口对着安迷修,雷狮勾了勾嘴角

“安警官,你被逮捕了。”


安迷修的眸子平静下来

“恶党,你知道在下的枪里是不会装子弹的。”


雷狮沉默地看着对方,又笑出声来

“警官先生,你以为我不带子弹的?”

抬手向旁边开了一枪,枪声响彻昏暗的街道


“雷狮你疯了?!”

安迷修咬牙迅速环顾四周,他知道,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自己便失策了,这一枪会引来多少人他不介意,但重要的是,这证明他出不去了


“我没有疯,我本来就这样。”

雷狮摊手耸了耸肩,眼中透着无所谓

“别分心了,让我猜猜,有多少人会来围观?”


安迷修看着那双星辰大海

“即使是你也不一定能出去,你知道黑白两道有多少人盯着你的人头吗!”

厉声喊着,手上拿出烟雾弹迅速拔销扔了出去


“我?我肯定能出去,我知道他们盯着我不放。”

靠着电线杆,歪歪头回答道

“你放了个什么?”

看着开始弥漫的烟雾,雷狮皱了皱眉


“黑市淘到的宝贝,行了别说风凉话了,快过来。”

安迷修一把抓过雷狮的手,拉着他向巷子里跑

“啧,麻烦。”

被拉着的人皱了皱眉头,进了小巷





喘着气,安迷修观察着烟雾出的动静,确认安全后,从雷狮手中抢过了枪,咔嗒几下,把子弹卸了。

长疏了一口气

“在下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脑袋的价值。”


“……我脑袋的价值?”

雷狮凑近着,轻笑

“我脑袋可没什么价值,在我看来,天天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活着,能有什么价值。”


安迷修把枪别回腰间,直直地对上那边星辰大海

“如果你死了,在下会第一个手刃了那个人。”

撇了撇嘴,转身准备走出巷弄


“有点意思……你把我看得很重啊。”

雷狮拦住安迷修,紫眸盯着人

“难不成,你对我有意思?”


安迷修笑了笑

“别自作多情了,你死了的话在下的奖金可就全泡汤了。”

移开视线试图绕过他


雷狮一脚踏在墙上,挡着年轻警长

“安警官,我可不记得你很在乎钱的。”


叶青眸子闪烁了一下,安迷修一时语塞

他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抱臂,调整着自己的表情

“你难不成要袭警?!”


“不不不,我不可能在你面前袭击你,胜算并不大。”

雷狮摇了摇手指,抬手看表

“药效差不多到了。”


药效?什么药效?


“恶党你做…………”

指尖开始麻木才后知后觉被下了药

冷汗浸湿了衬衫,昏倒前,留在记忆中的,只有雷狮那张充满戏谑的笑脸


“到手了。”

扛起人,扔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的车




TBC






·由于接下来是车我就分开发了,想不到啊,清水写手也飙起车了(看天

·各位留下点建议呗,毕竟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的,我也想有点长进嘛












Q版真好,Q版真难
果然我画的Q版不咋滴……(瘫

【雷安】没有题目现在才更的坑




[05]



“所以你看到了什么啊?”

“我,我看到大天使长在和一个恶魔说话!”

蓝发的少女激动地说

“什么?!你骗人吧。”

“真的!不行,我要去请示神!这个大天使长,一定会害了美好的天堂的!他已经与恶魔串通好了!”

金发的女孩瞪大了眼睛,拉住蓝发少女

“你疯了,谁不知道神很关切着天使长的!”

“那怎么办?!大天使长与恶魔沟通!”

金发女孩叹了一口气,拉着少女说了一句:


在他没有警惕的时候,推下天界。


















·



“啊啾,恶党你又在骂我!”

安迷修盯着雷狮,眸子里满是不耐烦

雷狮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地说道:

“我没有,别老把锅甩给我好不好,我没那么坏的。”


没那么坏…………我怎么就不信啊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继续去找资料

“话说你们天使不是都有法杖吗,你施法找不就行了,干嘛还要徒手找,很麻烦哎。”

雷狮双手抱臂,撇撇嘴说着,目光一直停留安迷修身上

“你已经找了好久了。”

安迷修手小心地翻着书卷

“你懂什么,古卷是不能用法术召出的,要是一个不小心,破损一点都无法弥补的!啊,找到了。”

雷狮凑了过去,眼神终于落到了那卷泛黄的书卷上了

“这是什么啊?”

安迷修轻轻打开纸卷,碧绿的眸子充满好奇

“我也不太清楚,是几百年前就有了的,据说是关于一只远古魔兽的。”



印入眼帘的,是古老的笔迹。

安迷修细细品读着,雷狮则一目十行


这些,怎么这么熟悉呀。

雷狮挠了挠脸,陷入沉思

我好像看到过……貌似还经历过…………

轻笑了几声

管他呢,现在关我什么事。




安迷修卷好书卷,小心放回了架子上

原来当年是这样的,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那个恶魔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在下要做好重新封印他的准备






两人离开了书经厅,回到了寝室




“恶党,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安迷修坐在床上,看着雷狮

“什么事?”

雷狮也看着安迷修



他俩已经相处久了,知道了对方的脾气,行事作风,知道怎么在对方生气时安抚对方……

就像一对老夫老妻一样



“明天,让我一个人呆一天,你不要出现。”

安迷修一脸严肃地说着


…………

“好,我听你的。”

安迷修笑了笑,他已经习惯了,雷狮突然的乖巧

“那好,你也睡吧。”

“晚安。”

脸上挂着难得的笑容,雷狮想着,要不是种族问题和安迷修的死板,我,早就得到他了


安迷修,什么时候才懂得变通呢?
















雷狮并不知道,安迷修的心,已经为他而跳动了

只是三言两语,也充满着美好



TBC















·最后一句真的是瞎bb的,我好弱的说

·跪求评论

【雷安】 泪





与露珠一样

滚圆、清澈、散发冽冽光彩



但与露珠不同的是

露珠,给人带来的,是幽静、怡人、活跃

泪呢


伤感之人,会流泪……

















“呵,安迷修,你哭了……”

气若游丝的声音响起

棕发青年愣了一下,抬起头,碧色眸子里全是水汽

“雷狮?!”

一只沾满鲜血的手准备抚去挂在安迷修脸上剔透的泪,却又停在半空

会弄脏,算了……

雷狮是这么想


哭的样子还蛮好看的……比平常那老是对自己绷着的脸好看多了……可惜啊,怕是看不到了……真不甘

安迷修却不知道雷狮想着什么,一把抓住他抬起的手

“你可给我挺住了!恶党!我可是!可是…………”

情绪激动地说了几句却又渐渐放小声音


“啧,你给我闭嘴白痴骑士!我现在可不想听你唠叨!”

嘴上不饶人地说着,但心里,真希望他能反驳……

人不吱声了,只有泪珠落地时,略为清脆的声音响着


嗒、嗒、嗒、嗒…………


断珠点地,敲打着倒计时

“我不说了,你呆在这儿,哪也不许去……”

安迷修起身离开,雷狮知道,他去找人帮忙了

“安迷修我告诉你!别给我添麻烦!到时候你又被袭击了,谁帮你?!”

喉咙里全是血,近乎歇斯底里地喊出,星辰大海里溢出本不可能有的担心

他并没有回头

“恶党,管好自己吧,不用担心我,你,伤得太重了……”

最后的尾调接近哭声,雷狮闭上嘴,这家伙,情绪有点失控了……是因为我吗?

勾起嘴角,不错,很好

他出乎意料地乖躺在那里






等安迷修回来时

“人呢?……”

郁郁森林懵憧着,他不是躺在那里的吗?

不见了,到处也找不到

恶党,你去哪了?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安迷修在散着步


从雷狮失踪那天,过了一周了

安迷修没有听到雷狮的任何消息,他的内心,开始毫无波澜

他哭过

声嘶力竭地哭过

嗓子也哭哑过

可他没有出现


等等,那边不是海盗团吗?老大都走了居然还没解散?真是恶党

安迷修走了过去

他并不后悔走了这一步,因为他看到了那个人

“雷狮?!”

戴着纯白头巾的人转过头来,并没过多惊讶

“哟,这不是白痴骑士吗?”

安迷修停顿了一下,微微笑着

“啊,恶党,好久不见。”



郁郁森林重新遇到了星辰大海

充满泪水

欢快的泪水

原来,不止是伤感之人才会流泪



“安迷修,别哭了,我回来不开心吗?”

雷狮抬起右手帮人抹去脸上断了线的泪滴

“当、当然,恶党,雷狮,你不会再离开了吧……”

安迷修含糊不清地回答着,碧色眸子眯着,扯出了一个微笑

“啧,丑死了!”

手扯着人的脸,心里却不是这么想

“你管我!”

不悦地轻拍掉人的手

“好了好了,向你道歉,我当时的确是不该走,可也没办法,失血太多了,只能先送出去了。”

雷狮紫晶似的眸子真诚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并没有预想到雷狮的反应,愣了一会儿,眼泪又掉了下来,抱上眼前的人,生怕他再离开

“混蛋,说一声又不会如何的!”



“安迷修。”

“嗯?”

“你好爱哭,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呀?”

“……”













——————————————————




梦境很真,很真很真


眼泪也是真的,醒来便是


愿明天的你醒来


脸上没有泪水



















·这篇真的是意识流,OOC好严重(跪倒)

 @3092群主页 

准备钱包,预备买爆

酒见花梨@合志0813预售:

凹凸世界雷安向文本合志《Flipped怦然心动》一宣

原作:凹凸世界

配对:雷狮×安迷修

分级:全年龄(PG-13)

开本:A5

页数:70↑100↓(工事中)

定价:35r(暂定)

常规=正本+明信片×4+书签×2

特典A(40份)=常规+吧唧×2+贴纸×1

特典B(50份)=常规+贴纸×1

加购金额详见二宣

二宣:8月10日

预售:8月13日-9月13日


STAFF

主催:檎遥 @酒见花梨 

文手:背彻 @背彻 卫星 @老子是天才 檎遥 @酒见花梨 

Guest文:秃杉 @秃杉 梓医生 @Azusa莉 慈叶 @慈叶 

Guest图:密洛 @洛色黎明 星音 @星星音符 自然 @枯木逢春 麦麦 @Kanzaki Mugino⚡️ 

扉页:Lydia @Lydiaaa 

特典吧唧:奶茶 @雷狮真香 

特典贴纸:咕咕 @咕咕咯咯哒 

文插:森原 @林野森原 

设计(封面+书签):无鸠

排版:relax

宣发:茶几几


★支持微信支付,但无法选购特典AB。渠道见二宣★

一宣转发&推荐中各抽一位赠送特典A全套,二宣当日(8月10日)开奖

相关疑问请评论本lo或私信。

【雷安】失言(小番外,真的很短小)

安迷修一边舔着冰淇淋一边和雷狮逛着街,心情啊,着实是愉快

“喂喂喂喂!冰淇淋要滴到你衣服上了,想什么呢,嘴角咧得嘞。”

雷狮说完,仰头灌下半瓶冰啤酒,安迷修赶紧低下头看看衣服,这傻傻的样子,让雷狮不禁笑了笑


“恶党你啊,医生都说你肠胃有点不好了,你就别喝那么多冰的好不好?”

安迷修刚抬起头,第一句话便要开始唠叨,雷狮皱了皱眉,心想着怎么堵住他的嘴

用酒瓶堵着?不行,接下来他就会以牙还牙,酒全泼你脸上

用冰淇淋堵着?不行,他直接把你追得满街跑

打量着面前的人,今天安迷修一改以往白衬衣黑裤子,穿了一件白T,外面套了一件半透明的防晒服,淡淡的草绿很适合他。

棕色头发沾汗,贴在了额头上,那双森林迸出无限的活力,嘴巴微张着……

对了,嘴巴,不是有现成的便宜在自己面前吗?去占啊。

“恶党我告诉你,肠胃不好后就肝不好,肝不好后肾也不……唔!”

当街吻上!

雷狮和安迷修交换了口中的空气后,邪笑着离开

“你是不是傻?你老公肾好不好你不知道?要不要,试试?”

顺带捏了一把安迷修的腰,人脸瞬间通红

“不、不、不用,我知道,知道……”

“那就继续走吧!本大爷还要喝啤酒!”

“你!”




真是一方好风景啊,甜甜蜜蜜的,粉红气泡都飘过来了……凯莉叼着棒棒糖,手一刻不停地拿着手机拍照,有趣,又是一对……

















·很短,非常短,本来想写住院的,想了想,算了,虽然也甜,但太多了(你!)到时候再写一个独立的吧
·跪求评论!(哭

【雷安】失言

冽冽暖阳洒在米白色的床单上,

棕发青年揉了揉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

张口准备嘟嚷个几声,

发出的,却是嘶哑的嗓音……



安迷修并没有愣住了,沉思了半天,勾起了一抹苦笑

小心地穿好拖鞋,条件反射地看向床的另一侧:

没人…………

也对,不可能有人

安迷修挠了挠头,走进卫生间洗漱去了

哗哗的流水声,冰冰凉的水,刺激着刚刚苏醒的头脑

又抹了一把脸,抬起头,镜子里自己的模样有点模糊:

碧绿的眸子空洞地望着,眼边微微发乌,亚麻色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前额,圆润的水珠从颊上,不留痕迹地滑到了略尖的下巴,摇摇欲坠多时,才“嗒”地一下落到台上。

有点颓废。

安迷修心里是如此想。

找一块干净的毛巾擦擦干净脸,安迷修又走到厨房倒了杯水,润了润喉咙。

打开电视,看着早间新闻,却没有在意任何事情,最后一天,估计就这么过去了吧……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安迷修被吓了一跳

拿起手机,啊,是凯莉小姐啊……

“喂安迷修,本大小姐要告诉你个惊喜。”

…………

一阵沉默

对方并没有惊讶于平时见到小姐就会尬聊的骑士今日居然不理人,继续说着:

“本大小姐说个这个惊喜呀,包你激动到不行,你可要好好感谢我。”

安迷修温柔地笑了,静静地聆听着



“雷狮他……





回来了






安迷修的笑容凝在了脸上,紧接替换的,是断了线的泪珠

“……本大小姐清楚你现在是如何的,S机场,425接机口,时间还足够,平复一下心情吧,省得丢脸。”


嘟嘟嘟——


安迷修不知道他现在应该是什么心情,是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是该喜悦,还是悲伤,或是愤怒……七情六欲,不懂,安迷修他真的不懂。

算了,就当作老友相聚好了,并没有什么好故虑的

安迷修起身去找衣服,白衬衫,黑色裤子,一如既往的打扮,也是当初见到雷狮时,那身打扮




·


他和雷狮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安迷修在酒吧打工,而雷狮,则是来酒吧喝酒的高三生,他们都没有过多注意对方,至少安迷修是如此。

他俩都成年了,也一样是高中生

安迷修还记得,后来在开学典礼上,自己作为学生会会长上去发言,不知哪里突然喊出一句话:

“校长你给我出来!这学生会会长是初中生吧!!!”

顿时全场哗然,安迷修孤零零地站在台上,脸红得和刚出炉的小龙虾一样:天,怎么会有这么大胆的人……

他开了开口,却忘记了之前背好的演讲稿…………最后他决定,自由发挥吧,先阵住场面再说。

清爽的男声响起,安迷修一字一句地向下面的同学介绍着校园的特色,严谨的校规,偶尔也会打个趣,让气氛不是那么严肃

他滔滔不绝地说着,目光却一直在寻找刚刚说话的那个人

啊,找到了,那个戴头巾的男生,不过,有点眼熟

安迷修将目光停留在那个男生身上,这时他才发现,男生也在注视着他:

一双星辰大海

这是安迷修对雷狮那双紫眸的第一印象。

要不是因为之前雷狮说的话,使安迷修对雷狮的印象差的不是一点,不然安迷修一定会承认,自己以颜辨人

之后四个月的一学期,安迷修表示,出乎了他的意料……






前三个月,每天都是重复的:

早自习——

“安迷修你怎么当班长的啊!!要是我,直接打到他们闭嘴为止!”

“雷狮你闭嘴!你以为第一个开腔的人是谁!”

“…………安班长,我是开了个腔,但是不是我带动的呀,无辜冤枉好人啊!”雷狮拖长了声音喊着。

之后安迷修就被雷狮缠了一个上午,上课也是:

安迷修坐在雷狮的左边,对于这个位置的安排,安迷修是无语了……

上面老师滔滔不绝,几乎十几秒钟就有一个知识点,右边雷狮口若悬河,说了一大堆废话,安迷修本是一心一意专心地记着笔记,但雷狮看安迷修不理他便更变本加厉,一把扯过他的本子,安迷修只好一心二用,一边记一边回答,险些成了个机器




至于中午……

安迷修属于修身养性,十分重视身体健康的人
而雷狮,用一个通俗词来说,就是“吃香喝辣”,一顿无肉不欢,一顿无酒不乐

然后每次安迷修找好座位坐好时,雷狮总不管他身边有没有人,肯定强制要坐他对面,之后嘛…………一顿骚扰,让安迷修吃饭时,也不得安宁





到了学生党最喜欢的放学,安迷修本以为出了校门后,至少今天再也见不到雷狮了,结果…………

“啪”,一只大长腿踏在墙上,“你给我站住!”

安迷修一脸生无可恋:“恶党……腿放下!挡到在下了!”

雷狮露出了尖牙笑着:“安班长,现在可不在校内,你可管不了我!”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那你说,怎么才能让你让开?”

雷狮脸上笑容愈发灿烂:“我突然不想拦你了,明天见,邻居~~”说完便转身就走,头巾潇洒地飞舞起来

安迷修用手挡着向自己脸呼来的头巾,追了上去

“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邻居?!难不成你真的住在我旁边?!”

“…………哟,怎么缠上我了?”雷狮调笑着打开安迷修家旁边的门

安迷修算是生无可恋了,一想到以后就要天天见到雷狮,天哪,他想重来一回!

三个月,整整三个月!安迷修为了管住雷狮,与他“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白头发都出来了。





至于后面的那一个月…………要从凯莉建了个八卦社来说了

自从八卦社的建起,校园里的新闻满天飞:

《某金发少年竟是老师弟弟》
《某九岁小孩找上高三年级组组长打架,战况激烈》

而之前雷狮和安迷修的举动更是尽入星月魔女眼底

于是乎,现在的新闻头条都是“雷安”的。

该说不愧是星月魔女吧,关于雷安的信息被她挖了个底朝天

每次安迷修进教室时,担心的不止是管不住全班同学,还有雷狮

你说雷狮也真是的,知道有“雷安”这种东西出现后,也不给学校、全班添麻烦了,开始专心“调戏”安迷修了

“安班长~我笔掉你那了,帮忙捡一下呗~”

“……自己捡。”

“啧,麻烦。”

说完这番话,雷狮便弯下腰趴在安迷修大腿上去捡

“!!!你干嘛呢!!”

“捡笔啊。”雷狮起身说,“顺便揩一把油。”

“你!”



他们就这么打打(qin)闹(ma)闹(qiao)渡过高三的最后一个月,兴许是日久生情吧,雷狮和安迷修成了情侣。

考完了高考,俩人成绩都十分优异。但他们在讨论未来大学的时候,出现了分歧。这很正常,性格不同,追求不同,大家都认为,雷狮和安迷修的这次吵架,过一会儿就会以一个吻结束,结果…………

他俩不仅没停,还闹起分手了!

“安迷修,我说你能别把理想这词污辱了吗?!”

“在下哪污辱了!!!”

“说自己的理想是当个警察?!!小孩子家家的东西别给我搬出来了!可笑!!”

“除恶务尽有什么不好的!到是你,恶党一个!说什么出去当个黑道中人!不切实际!!为什么要当个恶人!!”

看着两人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凯莉表示,不能劝也不知道怎么劝。

“好!我不切实际!!那你干嘛喜欢我!!!!”

雷狮皱着眉头,算是吼出了最后一句,胸脯跟着呼吸起伏着,紫眸紧盯着安迷修,过了一会儿,冲出教室,“嘭”地一下关上了门。

安迷修被这吼得一愣,充满生机的翠绿眸子呆滞了,张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真的生气了…………






后来,安迷修接到入学通知,和雷狮是同一所大学,没错,后来他们是谈好了,但,当雷狮看到通知时,几乎是脸色一变,转身就离开教室。


安迷修再也没有见过雷狮,即使在毕业典礼上,即使在去大学报到时。他右边的座位,一直是空的……


等到了大一,他才听凯莉说,雷狮是被他父母送出国留学了。安迷修听了这个消息,心里是五味杂陈…………

他,连句再见也不说吗?也真是可笑,自己居然会把那一个月的短暂恋情当真,因为未来大学吵到分手,他一定只是玩玩而已…………




安迷修和雷狮再也没有联系过,直到一个月前,安迷修突然发现,他开始说不了话了。

张口没有声音,就算再用力喊出来也没用…………

当医生和他说他患的是失语症时,他并不惊讶
因为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放下过那个人
雷狮…………





·


现在又回来了,他是什么意思?

安迷修打了一辆车,用手机助手吩咐好师傅去哪儿后便安静地坐在后面思考

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思绪万千呀

安迷修就这么过了一路






“好了,到了。”司机粗犷的声音响起,差点把安迷修吓了一跳

安迷修点了点头,付好钱后下了车,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不知为何,有点紧张

步入接机楼,盯着脚下洁白的瓷砖

“喂!安迷修!这边!”耳边传来凯莉的声音,安迷修抬起头来

凯莉靠着门,挥了挥手中的棒棒糖,她旁边,有一个差不多有一米八几大高个的男人

那个男人背对着安迷修,但安迷修看背影就知道——

洁白的头巾,尾梢是金黄色锯齿状。白色短袖卫衣,永远不羁的站姿……

是他,安迷修肯定了想法,是雷狮。

刚准备喊一句,却住了口,也是,失语了,也不准备叫他了

安迷修走了过去,目光一直停留在雷狮身上,就像那次演讲,不会移开


或许是凯莉的动作引起了雷狮的注意,他回头了



一双星辰大海碰上了一双郁郁森林

正如那天一样



安迷修一愣,后而微笑着挥挥手,无声地打了个招呼

雷狮也是一愣,估计是凯莉没有告诉他吧,紫眸微敛,手抬了一下,算是回了招呼




尴尬,气氛是真的尴尬

两人就这么站着



雷狮的性格是忍受不了空气凝固的,他开了口:

“你……最近好吗?”


安迷修并没有料到,雷狮一开口是关心自己的话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能回答

凯莉是看不下去了,舔了舔糖,说:“忘了告诉你了,安迷修他得了失语症。”

“…………”不知是不是安迷修的错觉,雷狮脸色变了,之后说:“哦?那他暗恋谁?”

凯莉咬下一半的糖含在嘴里:“明知故问吧,你知道他放不下的是你。

“啧,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他自己知道。”雷狮渣渣地回了一句

“不可能可不是你说了算,好歹有本大小姐在,在世月老可不是白当的!”

…………

“凯莉,人设……”

“哦,不管了,我星月腐女,今日一定要把你们凑在一起!首先,拼回去的第一步,来一个重逢吻吧!刚好也可以治疗一下安迷修的病,一箭双雕。”

“啧,好麻烦。”

嘴上虽说不情愿,但还是搂过安迷修深情的一吻,直到吻到身边人差点喘不过气才停。

安迷修的脸暴红,雷狮看着面前的人,抹了一下嘴唇,痞笑着说: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雷狮,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








该说是凯莉真的厉害呢,还是说雷狮和安迷修其实没断呢。总之,他们,重新在一起了。

























·咳咳咳咳,开头自我感觉良好,越写到最后……我越偏(捂脸

























好了,我承认,我长手和没长手没有什么两样…………我选择死……
不要脸地@意将万里倾衡霍 大大
我、我到时候,补、补张好看的,别打我……

关于接下来要发的文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咳咳咳咳,我就是爱作死,挖了两个坑后,又来挖一个了,放心,之前的坑肯定填,但我现在,更想写这个梗:


失语症——得病的人会一点一点失去声音,因为某种病毒。

这病毒只会在暗恋某人的人上复制,但如果不喜欢那个人,或者后来两情相悦时,病毒将无法再复制。
得病的人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让自己去确认或者去表白,不然时间一过,失语患者将永远地死去……



(此症状参考花吐症,至于想出的人吗……@烁铱 
应该和你想的差不多吧,有出差的话评论留一下)